点击阅读全文

精品我竟是大明战神

网文大咖“陆云飞”大大的完结小说《精品我竟是大明战神》,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陆云飞燕无双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燕无双抬头看向头顶的明月,第一次感觉到月色的冰凉,身旁的雪豹此时弓着身子发出不安的低吼声,泛着幽光的双眼死死盯着陆云飞,似乎稍有不妥便会飞身扑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短短半个时辰,让燕无双觉得这半个时辰,比平时几个时辰还漫长,同样对于陆云飞来说,每个月的此时总是那么的漫长。啊--!陆云飞发出一声咬牙...

阅读精彩章节

小说《精品阅读我竟是大明战神》是作者朱祁镇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朱祁镇王振,讲述了......《精品阅读我竟是大明战神》免费试读不眠之夜?燕无双不作声,等着陆云飞继续说下去。
“我得了一种怪病,每到月圆之夜子时便会发作,一旦发作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陆云飞的声音不再平静。
“发作的时候,我不能插手?”燕无双想了想,问道。
“不能!”陆云飞摇了摇头,“越是有外界的干扰,我的痛苦也就越大。
所以,等下你不要管我,直到我晕死过去。”
“……”燕无双吸了一口气,似乎不相信世上还有这种病,沉默一会后突然问道,“晕死过去就行了?”“嗯,差不多。”
“……那为什么不现在就把自己打晕,免得受那种折磨?”燕无双微微沉吟道,如果陆云飞说的是真的,这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
陆云飞摇了摇头:“没用的,早试过了,事先把自己打晕,到时候也得痛醒过来…………”燕无双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这到底是什么病,如此诡异,“你到这里寻找雪参,就是为了治这个病?”“嗯……”陆云飞把系于右侧的剑取了下来,用力的插在雪地里面,盘膝坐下,“发作时,我会有点不受控制,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我会注意的。”
燕无双从地上站起来,左手抚摸着身旁半人高的雪豹,看不清神色,子时,到了!静静盘膝而坐的陆云飞突然全身颤抖起来,虽然抖动的幅度很小,不过对于一直观注着他的燕无双来说,已经足够觉察得到。
陆云飞极力压制着内心的痛苦,尽量的使自己端坐不动。
五六个年头,数十个月圆之夜,一次又一次非人的折磨让陆云飞自然而然的总结出一点经验,只有尽量的保持镇静,内心的痛楚便会来得轻一点,否则一旦被痛楚攻破心智,到时候再想保持镇静简直比登天还难,最后只有被痛苦一直折磨到晕死过去或者一直坚持到丑时。
陆云飞握着剑鞘的左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剑鞘与冰雪不断磨蹭发出沙沙声。
如果是白天,燕无双就会发现陆云飞那张瘦削的脸庞此时不断抽搐着,一颗一颗的冷汗连续不断的冒出额头。
燕无双抬头看向头顶的明月,第一次感觉到月色的冰凉,身旁的雪豹此时弓着身子发出不安的低吼声,泛着幽光的双眼死死盯着陆云飞,似乎稍有不妥便会飞身扑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短短半个时辰,让燕无双觉得这半个时辰,比平时几个时辰还漫长,同样对于陆云飞来说,每个月的此时总是那么的漫长。
啊--!陆云飞发出一声咬牙切齿的吼叫,让燕无双与雪豹同时一惊。
厉吼声远远的传开,在静寂的夜空中回荡。
咚!陆云飞向后倒在雪地上,整个身体缩成一团,不过左手依然紧紧握着剑柄。
半个时辰便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那么接下来的一个半时辰,就是听天由命的时候!陆云飞由最初的厉吼声,到悲惨的呼叫声,再到不成声音的嗬嗬声,到最后整个人无声的在雪地里挣扎,不断的呃吐,让不远处的燕无双数次撇过头,不忍再看,连那头雪豹似乎也被陆云飞的痛楚感染,低吼声中满是哀伤。
原来,世间有一种声音叫大哭无声。
就在燕无双实在不忍心准备上前帮陆云飞一把时,在雪地里已经挣扎出老大一个坑的陆云飞突然跃起身,铮的一声长剑出鞘,夹着一道寒光刺向石壁,扑哧一声生涩的声音响起,两尺三寸长的剑身完全没入石壁里面!刺完这一剑,陆云飞僵直的倒地,留下一个古朴的剑柄嵌在石壁上。
燕无双轻轻走上前,看着头发散乱僵直的躺在地上的陆云飞,手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神情复杂,说不清是怜悯还是敬佩。
如果杨德天在这里,或许他就会明白为什么陆云飞总是一到月圆之夜便不见踪影,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商队了。
燕无双极其小心的试探了一下陆云飞的鼻息,气若游丝,伸手入怀打算把最后一颗天山玉露丸让陆云飞吞下,随之想起陆云飞之前的叮嘱,只好作罢,或许不吃药还没事一吃药反而坏事,况且天山玉露丸一共才两颗,如果都用在陆云飞身上,到时候师傅肯定不会轻饶她。
但是任由陆云飞这样躺在雪地里,只怕迟早会被冻死,燕无双从帐蓬中拿出棉被,小心的把陆云飞裹起来,自己也披上一件棉衣静静坐在一旁毫无睡意,生怕陆云飞突然断气,最终一夜无眠。
按照以往的经验,陆云飞在第二天早晨就会醒过来,不过这次不同以往,直到第三天中午才悠悠醒转。
吃了点东西后渐渐康复的陆云飞突然有些后怕,他不知道为何这次的痛楚比以往强了许多,若不是燕无双在身旁,即使不被痛死也会被冻死,以前住在江南的深山之中,并不担心出现这种情况。
又过了几天,陆云飞差不多已经完全恢复,准备了数日的干粮,与燕无双再次踏上了寻参的道路。
自那天晚上之后,两人之间那层若有若无的隔阂似乎已经消失,燕无双的脸上不再是冰若冰霜,陆云飞的脸上也不再是一片淡然。
“你的病,只有千年雪参才能治吗?”燕无双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世上的灵药并非只有雪参一种,或者还有其它办法也说不定。
“还有一种药可解,不过听说比千年雪参更加难得。”
陆云飞回道。
“什么药这么珍贵?”“嗯。”
“是什么药,说说看?”燕无双追问道。
“……听说在少林寺中……少林寺?”燕无双一愣,既而一惊,“难道是大还丹?”“嗯!”陆云飞心中一叹,看来这大还丹当真不俗,一提到它人们都会露出震惊的神色,之前向马途也打听过,当时马途沉默不语,最后觉得与其去少林,还不如去天山碰碰运气,可见大还丹之珍贵。
“听师傅说大还丹乃武林至宝,更是少林寺镇寺之宝,可以让人起死回生,脱胎换骨,不过极难练制,最近数十年来,少林寺本身的大还丹恐怕也所剩无几。”
燕无双皱眉道,“所以,大还丹现在愈加珍贵……嗯……你是天山派的?”陆云飞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反正是没影的事。
“不错,说起来,至今还不知你是哪个门派的,从你那把剑来看,似乎并不简单。”
燕无双那天晚上帮陆云飞把剑从石壁中拔出来,只感觉寒气逼人,后来顺手试了几下,竟然削铁如泥锋利无比,怪不得陆云飞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把整柄剑插入石壁。
陆云飞脚下一顿:“关于那把剑,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为什么你总是那么神神秘秘的?”燕无双皱眉道。
“因为那是师门规定,”陆云飞道,“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你是哪个门派的?”“我……没有门派。”
“你……”燕无双神色一变,一声冷哼,恢复以往的神态冷声道,“你刚刚还说是‘师门规定’,怎么现在又说没有门派?”这也难怪,刚才陆云飞还说是‘师门规定’,一下子又说没门派,在燕无双看来陆云飞根本就是在敷衍她。
“……”陆云飞皱了皱眉,犹豫再三最终开口道:“我的轻身术是跟一个老头子学的,不过他已经死了,我一直不知道他名字;这把剑则那老头子临死前连同一本剑谱送给我的,说不要轻易泄露剑法以及宝剑的来历,否则徒自惹祸上身……”就在此时,天空中隐隐传来闷雷般的声音,阵阵呼啸扑天盖地。
燕无双惊讶的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脸色惊疑不定,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话言方落,嗖嗖嗖从天空中落下鹅卵大的冰雹,威势惊人,一不小心被砸中一颗的雪豹发出一声惨叫,痛得跳了起来。
一开始还是一颗两颗粒,接着冰雹下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密。
燕无双与陆云飞左闪右闪,不得以之下拔剑格挡,可是冰雹一片片飞射下来,阵势越来越大,燕无双被砸了好几次,而陆云飞则早已被砸得头破血流,眼见继续下去,唯有被活活砸死的份。
突然遇上这种窥见的天灾,两人一时间乱了方寸。
陆云飞情急之下把身上的棉袍脱了下来,然后与燕无双每人扯住一边顶在头上,然而还没撑多久,棉袍就被砸得破破烂烂。
成片的冰雹砸下来,巨大的冲击力让周围冰雪结构纷纷坍塌,数座山峰发生雪崩,虽然陆云飞他们所在的地方没有被波及,不过若再不想个行之有效的办法,这场百年难得一见的冰雹将直接把他们活埋。
“跟我来!”慌乱中发现远处峭壁下因为冰雪坍塌而露出一个洞穴时,燕无双发出一声娇喝,长剑在头顶舞成一片剑花把纷纷落下的冰雹不断击飞,向北面飞奔而去,虽然她无法断定那到底是不是山洞,不过此时没有更好的选择。
已经被砸得头破血流的陆云飞用半截棉袍盖在头上紧随其后,被砸得狼狈不堪的雪豹也惨叫着跟上,冰雹依然嗖嗖的往下砸,势不可挡!小说《我竟是大明战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精品我竟是大明战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