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叫做《徐徐图之》,是作者“谢期”写的小说,主角是谢期沈云瑶。本书精彩片段:好半晌,谢期才又开口。“朕想起了咱们刚成亲那会儿。”我静待下文。“那时朕刚出宫立府,府中各项事宜杂乱无章,你却打理得井井有条,丝毫不出错...

徐徐图之

阅读精彩章节


茯苓也憋不住笑,“是啊,娘娘,您是不知道那场面,奴婢听说皇上知道的时候脸都黑了,贵妃还偏要狡辩说那是跳来为孩子去邪祟的。”

她是怎么把这话说出口的……

“您说,这话怎么接,哪有母亲说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招了邪祟的,也不嫌晦气。”

“贵妃席间无聊,还嚷嚷着要让几位诰命夫人给她跳舞呢,这不是当众折辱吗?”

我呷了一口茶,亏她想得出来。

一场宴席,怕是把皇室的脸都丢尽了,谢期明日怕是又要多批几摞奏折了。

半梦半醒间,外面有说话声传来。

“你们娘娘呢?”

“回皇上,娘娘刚歇下”

声音静了一瞬。

“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回皇上,娘娘平日里都在为您、为未出世的小皇子祈福,抄了不少佛经送去宝华殿。”

“茯苓?”我唤了一声。

有人推门进来,却不是茯苓。

我下床行礼,“皇上。”

谢期扫了一眼堆满佛经的书案,“朕来你这待一会儿。”

我点上香,服侍谢期更衣,放下床帏便站在床下。

察觉到我许久未动,谢期睁开眼睛,“枝儿为何立在床下?”

“臣妾戴罪之身,不便伺候皇上。”

谢期也想起了那段往事,空气一时安静。

好半晌,谢期才又开口。

“朕想起了咱们刚成亲那会儿。”

我静待下文。

“那时朕刚出宫立府,府中各项事宜杂乱无章,你却打理得井井有条,丝毫不出错。”

谢期应该是想到了今日沈云瑶宴会上的事,我犹豫着开口,“皇上,瑶贵妃年纪尚小,不熟练罢了。”

谢期轻笑了一声,“她只比你小一岁。”

我不再应声,听着谢期喃喃自语,“都是沈家女儿……”

香炉里的香是暖香,谢期有些困倦,他拉过我的手让我坐在床头,他的头就着这个姿势枕在我的腿上。

“枝儿,凤印还是交由你来管吧。”

“臣妾在乎的从来不是皇后之位。”

谢期眼中似有情动。

“枝儿……”

我揉着他的太阳穴,“皇上睡吧。”

7.

“皇上!皇上!”

我睁开眼睛,一夜被吵醒两次,也是难得。

谢期坐了起来,“何事?”

我把外衣披到谢期身上,谢期带着安抚意味般拍了拍我的手。

“皇上!您快去看看吧!贵妃娘娘要生了!”

“叫太医和稳婆过去,喊朕来做什么,要朕替她生?”谢期不耐烦地打发着。

看来沈云瑶是给宫人下了死命令,必须把谢期请过去。宫人病急乱投医,见谢期这条路行不通,转而求到我身上,“皇后娘娘……”

宫人反应过来我如今的尴尬地位,又改口,“沈娘娘,您劝劝皇上去看看贵妃娘娘吧。”

我看向谢期,谢期皱着眉头,看得出心情不佳。

我做好迎接怒火的准备,硬着头皮询问,“皇上?”

谢期站起身,“你陪朕去看看。”

我点点头。

临出宫门前,谢期突然转过头对刚才的宫人说道,“朕不曾废后。”

第二日,宫里传着两道消息。

瑶贵妃生了个小皇子。

皇后娘娘复宠了。

沈云瑶听闻谢期昨夜是从坤宁宫出来的,不顾自己身子便乘着轿辇来兴师问罪。

“妹妹要多爱惜自己的身子。”我劝道。

沈云瑶一把扫落我桌上的茶具,上好的瓷器就这么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我叹息,“可惜了这么好的茶。”

“沈云枝!你贱不贱,趁我有孕勾引阿期!”

“贵妃?”

谢期走进来便看见沈云瑶张牙舞爪的样子,眉头一瞬间蹙起,“你不好好养身子,跑到坤宁宫做什么?”

“阿期!”沈云瑶扑过去抱住谢期的胳膊,“我再不来,你的魂儿都要被这个货色勾走了!”

那些美貌新人沈云瑶根本不放在眼里,却独独怕我东山再起。

谢期不满沈云瑶用在我身上的字眼,神色冷下来,“贵妃,她是朕的皇后。”

见谢期态度冷淡,沈云瑶委屈不已,跌坐在地上抱着谢期的大腿便开始哭诉,“我是庶女,你贵为皇子却也是庶出,你不是说过,不会再让我们的孩子是庶出了吗?”

谢期冷眼瞧着这出闹剧,“你若是不愿养瑞儿,那便把他送到皇后身边,做朕和皇后的儿子。”

沈云瑶怔怔地看着谢期,好似刚认识他一般。

谢期命人把沈云瑶送回去,有了谢期那番话,沈云瑶不敢再闹。

“枝儿想要吗?”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向谢期。

“枝儿若是想要瑞儿,那瑞儿从今往后便是你我的孩子。”

这皇宫,这国家的一切,全是他一句话的事。

我摇摇头,“臣妾是皇后,瑞儿也是臣妾的孩子,以后其他嫔妃有孕,臣妾也会对他们的孩子一视同仁。”

我上前拉过谢期的手,“臣妾无缘子嗣,才能真正做到对其他孩子一视同仁。臣妾已无外家,皇上也不必担心外戚专权,臣妾会替皇上管理好皇宫的。”

谢期脸上满是动容,完全没有在意我的用词。

“枝儿,朕不会负你。”

他深情款款地抚摸着我的脸,我亦深情回望。

“臣妾相信皇上。”

8.

谢期偶尔会去其他宫里转转,不过去得最多的还是坤宁宫。沈云瑶消停下来,宫中一片祥和。

我带着盒糕点去养心殿,殿内香气弥漫,我把糕点放到一旁,笑道,“皇上这养心殿和臣妾宫里一个味道呢。”

谢期从一堆奏折里抬起头,按了按眉心,“你这香,朕闻着舒心。”

“那臣妾再多给皇上配一些。”

我绕至谢期身后,轻轻按揉他的肩膀,“臣妾听闻教坊司新排了一支舞,等皇上忙完,传他们来舞一曲?”

“现在通传吧。”

我笑着,“那可不行,皇上政务还没处理完,大臣们该弹劾臣妾误国了。”

谢期又开始对着奏折发愁,状似无意般问起,“皇后如何看旬州水患?”

我手上动作一顿,即刻退至一旁敛眉低目,“皇上,后宫不得干政。”

“后宫不得干政是怕外戚专权,皇后你……”谢期生生扭转了话题,“无妨,就当闲话家常。”

我附耳对谢期说了几句,谢期抚掌大笑,“皇后果真是朕的贤内助啊。”

“臣妾不敢居功,是皇上治理有方。”

丞相已死,我已无外家;他亲手灌下红花,我已无缘子嗣,在这偌大的皇宫里,我只能全心全意仰仗他,也因此,谢期对我并无几分防备。

一个深宫女子,能掀起多大风浪呢?

小说《徐徐图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