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穿书七零: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

小说《穿书七零: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温宁陆进扬,文章原创作者为“向生活低头”,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只见书内页,白纸黑字,一行硕大的标题异常醒目:《在人民的铁拳下,一切阴谋都将被粉碎》下面一行小字:空军特战队第16期思想教育课气氛忽然凝固了一片沉默等反应过来,陆振国和秦兰脸色铁青,送思想教育的书给人,什么意思?那不摆明了觉得人思想有问题,要给人上课吗?!空军部队上这种课,是怕飞行员被间谍腐蚀,人温宁父亲是烈士,家里三代贫农,根正苗红的,上什么教育课?秦兰咳...

精彩章节试读


温宁脚步一顿,转身笑盈盈地看着他:“怎么了闫同志?”

闫卫国冲她腼腆笑了下,然后把手里的相机递给她:“这个借你,你不是说想拍一个摄影作品集吗,等你拍完了,我帮你把照片都洗出来。”

两个人下午在水库边拍照的时候,温宁提过一嘴,不过下午拍的照片已经挺多了,完全够做作品集,温宁没接相机:“不用啦,我要拍的照片已经拍完了,相机挺贵重的,你好好收着吧。”

闫卫国收回相机:“那你明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去把照片洗出来。”

温宁想了下,明天好像没什么事,点了点头:“好呀,明天几点?”

闫卫国:“上午十点行吗?”

温宁弯了下眼睛:“好呀。”

闫卫国看着她清纯的笑容,忍不住耳根微微泛红,挥手道:“那,明天见。”

“明天见。”温宁也朝他挥了下手。

闫卫国一脸春风的走了。

温宁想着摄影作品集终于有谱,心头也开心,勾勾唇,转身。

谁知一转身就撞进了身后某人的视线。

幽冷、黑沉,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温宁下意识错开视线,抬手轻轻搓了下胳膊,退后一步,想等着前面的人让开。

他挡在前面,她没法进门。

而陆进扬见她刚刚对着别的男同志眼眸带笑,转身看到他却一副完全不想跟他说话的模样,胸腔里没由来窜起一股气,整个人堵在门口纹丝不动,大有温宁不开口,他就要这么一直挡她路的趋势。

温宁默默等了两秒,见某人还站在原地,秀眉轻蹙,忍不住抬眸飞快扫了他一眼。

这一扫,就被他凶巴巴的眼神给吓到。

就那么讨厌她吗?温宁小嘴一瘪,一股难忍的酸涩忽然就从鼻腔蹿到了眼眶,眼眶微红。

她拼命咬着嘴唇,强压下那股酸涩。

旁边陆耀再迟钝也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不对劲。

有句话他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大哥,宁宁,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

刚刚还沉默如金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没有。”

陆耀狐疑地挠挠头,没误会吗?那怎么两个人一个比一个脸黑?

不过最后,陆进扬还是让步了。

因为他看到温宁眼眶红了,心里顿时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唇瓣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侧开身子,往旁边站了一步。

见他让开,温宁立刻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经过。

陆耀紧随其后。

第二天。

温宁又是一大早就出门了,宁愿出去游荡,也不想在家碰到陆进扬。

加上今天还跟闫卫国约了去洗照片,温宁估摸着能在外面挨到晚上再回去。

早上陆进扬起来吃早饭,照例没在餐桌上见到温宁,想起昨晚陆耀的朋友约她去洗照片,他剑眉微不可察地蹙起,几下解决完碗里的食物,就起身出去了。

“欸,进扬,你去哪儿?”秦兰在后面喊了一声,可惜话音刚落,儿子人影就消失在了门口。

她摇摇头,心中感叹,孩子好不容易回趟家,还没跟她说几句话呢,这一大早又出门了。

今天周一,陆进扬本来该回基地的,但前段时间攒了好久的假没用,正好这段时间基地没什么任务,陆进扬就跟领导申请了调休,打算之前攒的假修完。

吃完饭,他开着车出门,在街上转了一圈,附近的几个照相馆都逛遍了,也没看到想看的人。

他调转车头,沿着原路返回,开到了另一处大院家属楼。

”进扬,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周正看着忽然找上门的好友,脸色惊讶地道。

两个人是中学同学,交情不错,陆进扬开门见山地说:“帮我搞个东西。”

周正更诧异了:“什么东西是你陆大少爷弄不到的?”

周正家是外交系统的,有许多出国交流的机会还能接触到不少老外,因此时常帮身边朋友带点外国货。

相当于是七十年代的代购。

陆进扬单手插兜,淡淡道:“帮我弄台单反相机。”

国内现在也有相机,像什么海鸥牌、BJ牌,相机属于是高消费品,买的人少,不存在供不应求,只要有钱票就能买到。

但周正知道,陆进扬说的显然不是国产的,而是外国货。

还真巧了,他手里刚好就有一台刚从美国带回来的单反相机。

”等着!”周正嘿地笑了声,转头进了卧室,不一会儿从里头出来,手里捧着个方方正正的黑色尼龙包。

“给,最新款的奥林巴斯单反相机。我舅舅刚从美国带回来的,本来说给我当生日礼物的,全新的我还没打开,反正我不爱拍照,对摄影是一窍不通,留在我手里也是浪费。”

陆进扬接过相机,都没打开看一眼,直接问:“多少钱?”

周正比了五个手指,给了个友情价五百块。

陆进扬眼睛都没眨一下,从口袋里摸出几卷捆得整整齐齐的大团结,递给他:“数数。”

周正懒得数,随手就塞进兜里,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对面的人:“我说陆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开始捣腾相机了?以前也没听过你喜欢摄影呀?”

东西拿到,陆进扬就着急走了,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朝他点点头:“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陆进扬拿着相机回家。

家里客厅里,除了温宁,其余人都在。

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陆耀先认了出来:“哥,你买相机了?”

陆耀昨天看闫卫国拿过类似的包,所以一看就知道里面是相机。

陆进扬嗯了声,不知想到什么,直接把相机给了陆耀:“你拿去放好,以后拍照方便,不用去照相馆了。”

听到这话,秦兰和陆振国狐疑地看了儿子一眼,一年也就去一次照相馆,用得着买个相机?

不过两人终究是没说出这话来。

陆耀接过相机,打开研究了一会儿,发现还不是那种傻瓜相机,是单反的,要专业点的人才会用,家里人没一个懂摄影的,他看向叶巧,叶巧瞪着一双无知的眼睛,一看就不像是懂摄影的。

莫名的,陆耀就想起昨天温宁用相机拍照的事。

好像昨天闫卫国还跟宁宁道谢来着,说谢谢她教他。

所以,家里只有宁宁会拍照……?

然后他大哥今天就买了台相机?

陆耀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没把两件事建立起联系,摇摇头,陆耀又把相机还给陆进扬:“大哥,相机还是放你房间吧,我们平时也不拍照。”

“不用。”陆进扬没接,瞥了眼客厅里的电视柜,“就放那里吧。”

小说《穿书七零: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