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九锡

小说叫做《九锡》,是作者“上汤豆苗”写的小说,主角是陆沉宁理。本书精彩片段:西城那家画月楼被织经司查封后,不少老饕暗自惋惜,因为再也吃不到那道味道极佳的五味杏酪鹅然而这些人怎么也想不到,在画月楼南面两条街外的一座宅子内,一名三旬男子正坐在桌前,对着一盘五味杏酪鹅大快朵颐“还是这个味道正宗”男子很快便解决掉一碗白米饭,拿起旁边的酒盏一饮而尽,随后无比满足地长吁一声他不慌不忙地取帕擦嘴,望向坐在对面年龄相仿的男子,微笑道:“让顾大少等这么久,某实在...

阅读最新章节


画月楼,二层临窗位置。

那位三十岁左右的伙计如往常一般,为顾勇斟酒布菜,神态恭敬挑不出半点毛病,然而他的语调却偏阴沉:“你最近来得有些频繁了。”

顾勇目不斜视,淡淡道:“今日不过是第二次。”

伙计道:“十天之内的第二次,以往你顶多半个月才来一次。”

顾勇默然。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织经司察事,且在淮州地界上磨砺七年之久,他当然知道这个简单的频率变化足以引起旁人的注意。

但是眼下正处于极其关键的时刻,他必须知道上面的人究竟做何打算。

伙计见状又道:“罢了,现在说这个没有太大的意义。上面让我问你,前日为何放弃对陆沉下手?你可知道,为了将苏云青调去泰兴府,继而给你创造这个动手的机会,我们损失三名好手才逼死张溪的部将。”

顾勇平静地应道:“因为我忽然想明白一件事。”

“何事?”

“苏云青将陆通放回去,只将陆沉留在衙门内,显然是察觉到陆家存在被人陷害的可能。”

“又如何?”

“陆沉发现了那封密信,又将孙宇藏了起来,这两件事必然为苏云青所知。以他的经验和心机,绝对能发现这个过程中的蹊跷。故此,当时我感觉到若是对陆沉动手,无法得手不说,肯定还会被苏云青布置的暗手擒下。”

伙计闻言微微皱眉,问道:“暗手?”

顾勇抬头望着他,神情凝重地道:“我以前对你说过织经司最神秘的内卫。以淮州司为例,泰兴府、来安府和广陵府这三处衙门皆比不上内卫,这批人手连我都不知详情,只由苏云青一人掌握。苏云青虽然不在广陵,可他只要将内卫留下一部分,我便没有机会伤害陆沉。”

伙计轻叹一声,算是认可他的看法。

顾勇又道:“顺着这条线想下去,我很有可能已经被苏云青怀疑。你们要调虎离山让他去泰兴府,他便顺水推舟将陆沉当做诱饵。”

伙计缓缓道:“虽然如此,我们的目标越来越接近实现,你应该感到高兴。”

顾勇露出一抹神情复杂的笑容。

所谓目标,是一个很复杂的局。

这一切的起因是元月底的时候,苏云青发现东边泰兴府境内北燕细作的踪迹,顾勇来不及将消息传递出去,那些人便已经失手被擒。

因为其中一些人持有明面上的身份,而且很多线索都来不及毁掉和遮盖,泰兴军掌团都尉张溪的暴露已经不可避免。

事发突然,顾勇等人来不及与北边河洛城联系,于是在北燕察事厅留在淮州境内的主事之人筹谋下,一个应对和反制的阴谋旋即成型。

由张溪在最后关头吐露出另外一个内奸和广陵陆家的消息,将苏云青和织经司密探的注意力吸引到广陵。

盘龙关都尉宁理和织经司察事顾勇负责施行对陆家的栽赃陷害,进一步坐实陆家的罪名。

这不仅可以误导苏云青,还能通过陆家将薛怀义牵扯进来,进而引发织经司和南齐右相薛南亭之间的矛盾,最终便可造成南齐中枢的内斗加剧。

那主谋之人另外一个目的便是在暂时摆脱织经司的关注后,让北燕安插在南齐军中的细作开始行动,推动李玄安南投之事,以此来尝试谋夺盘龙关。

顾勇心中百折千回,抬头问道:“家里有没有查出来,先前隐藏在泰兴府的人为何会暴露行踪?”

这短短一句话里不知藏着多少沧桑。

十三年前,衡江南北本是一家,皆为大齐疆域,不像现在这样分裂为北燕和南齐。

河洛沦陷、先帝殒命之后,有些人诚心归附登基为帝的皇七子李端,从此老老实实地做着南齐的臣子。但有些人在被南渡洪流裹挟进入南齐境内时,身上便已经担着隐秘的任务,而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回头。

张溪如是,宁理如是,顾勇亦如是。

他们大多已经在南边娶妻生子,历经七八年的奋斗拥有了官面上的身份,可他们其实都是北燕察事厅的细作,真正的根依然在北燕。

伙计亦有些触动,摇头道:“目前还没有消息。我估计,这应该是秦正安插在北边的钉子发挥了作用,否则苏云青做不到那么果决狠辣。”

顾勇又问道:“边关局势如何?”

伙计面露迟疑。

按照察事厅内部的规矩,他不能将这种情报告知对方,然而望着顾勇微微发白的面色,他知道这个老朋友最近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再想到上面对顾勇的安排,伙计心里暗暗一叹,选择性地说道:“我不是很清楚,但宁都尉已经取得盘龙关都指挥使裴邃的信任,李玄安诈降夺关一事也在推行中。”

顾勇眼中浮现一抹期盼,神往道:“若是能拿下盘龙关,萧望之只能率军退回江南,想必那时候我们便不用再过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像他们这种长期潜伏的密探,一旦曝光便不可能继续从事这份艰苦的活计,基本会调往北燕境内。

伙计轻咳两声,岔开话题道:“另外,最近上面查到一个十分重要的情报。”

顾勇正色道:“何事?”

伙计道:“我们原本以为陆通与薛怀义只是比较深的交情,如此足够将薛家牵扯进来,但仍旧差了点火候。近来上面探明一件事,元嘉之变以前,陆通竟然救过薛怀义的命。”

顾勇神情微变。

比较深的交情和救命之恩这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他郑重地问道:“消息属实?”

伙计颔首道:“这是从薛家一名老家仆口中查到的,而且已经和当年的某些事情做了印证,可以确定为真。”

顾勇很快就领悟了对方话中的深意。

陆沉是陆通的独子,而陆通对薛怀义有救命之恩,如果陆沉死在织经司衙门内,陆通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子复仇,届时薛怀义又怎能置身事外?

再者,陆家商号在广陵颇有名气,对于整个淮州的商贾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倘若陆家因此家破人亡,其他人焉能不兔死狐悲?这对于淮州的稳定同样是一个打击。

只是在苏云青已经有防备的情况下,强杀陆沉即便能成功,顾勇也不可能活着离开。

沉默片刻后,顾勇幽幽道:“老徐,你回去之后,去一趟我的老家——”

谁知伙计这时忽然打断他的话头:“上面决定,这件事不用你动手。”

顾勇怔住,面露不解之色。

伙计道:“我们留在陆宅附近盯梢的人,昨日发现了那孙宇的踪迹。”

“孙宇?!”顾勇微微变色,旋即沉声道:“陆沉果然将此人交给了苏云青,按理来说孙宇这样的小角色不值一提,他应该不会知道多少事情。”

伙计摇头道:“但是从苏云青对其的重视来看,此人或有一些奇特的能耐。上面的意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抓紧时间除掉这个漏网之鱼,这件事便交给你来做。”

相较于在织经司衙门内强杀陆沉,解决一个躲躲藏藏的孙宇显然要容易很多。

即便苏云青事后问责起来,顾勇也可推诿不知,或是在追捕孙宇的过程中不小心错手杀死对方。

对于经验丰富的密探来说,这种事可谓得心应手。

顾勇略觉宽慰,又问道:“那陆沉呢?”

伙计斟酌道:“既然苏云青在怀疑你,那么你方才所言织经司内卫的目光肯定会聚焦在你身上,只要你带着人去杀孙宇,他们肯定会跟过去。与此同时,画月楼这边也会卖一个破绽,将苏云青留下的其他人手吸引过来。”

顾勇迅疾了然,赞道:“如此一来,衙门那边实力极其空虚,我们只需要少数好手就能闯入杀死陆沉!”

伙计微笑道:“上面决定在后日同时发动。”

顾勇当即起身道:“我立刻着手安排,你让人查明孙宇的藏身处,用最安全的那个方式告知于我。”

伙计应下,然后一反常态地将他送出画月楼。

顾勇离开后,楼内的生意渐渐忙碌起来,伙计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恭敬地招呼每一位客人。

直到月上树梢,画月楼打烊之后,伙计才终于能够歇下来。但他没有回住处歇息,而是在和掌柜说了一声之后,潜行于夜色中,来到画月楼南面一座宅子内。

暗室之中,一人坐在阴影里,看不清面容。

伙计将他和顾勇密谈的内容一五一十道来,没有任何隐瞒和遗漏。

那人听完之后沉默良久,缓缓道:“我知道你心有不忍,但是顾勇已经暴露,苏云青如今将他当成一个诱饵,试图勾引我们上钩。你要记住,顾勇不比张溪,他知道我们内部很多隐秘,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从声音判断,这应该是一个三旬左右的男子。

伙计对他既敬又畏,虽然此人在南齐境内并无如何显赫的身份,却是北燕察事厅主官王师道极为信任的心腹,且是察事厅在淮州境内的主事之人,这次的所有谋划便出自他之手。

伙计将心中那抹伤感的情绪压下,垂首应道:“卑下明白了。”

那人微微颔首道:“杀死陆沉和孙宇后,送顾勇一程,让所有的线索到此为止。”

伙计道:“是。”

那人又道:“就这样罢。此间事了,你隐姓埋名一段时间,等我忙完边关的事情再行安排。”

北面边境,另外一桩大事正在筹划。

若是此番北燕能夺取盘龙关,拿下淮州便不再是奢望。

伙计闻言心中一凛,恭敬地行礼退下。

行走于凄冷的夜色里,他抬头看了一眼那轮残月,发出一声饱含万千感慨的叹息。

小说《九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