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这个废物皇子不简单

小说《这个废物皇子不简单,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文思泉涌”,主要人物有江砚楚星遥,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第1章江砚躺在床上,双目无神,整个人就像是死了一般他现在很心塞,因为他穿越了他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虽然是个倒霉蛋,出门打工十几年,干一家工厂,倒闭一家,各行各业几乎干了个遍可再怎样,也比穿越到这没有手机电脑的古代强啊还是一个历史上没有出现的王朝,大燕朝!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江砚,虽是大燕朝八皇子,可问题是不受宠!母妃是靠生下龙凤胎上位的宫女,没背景,没依靠!原主性格懦弱、窝囊,是个人都...

作品试读


燕皇闻言,眼里涌起一股精芒,瞬间就明白过来,自己这儿子哪是色欲熏心,这分明是打击报复啊。
楚星遥不是想用自己儿子废物的名头躲灾吗!还差点害了儿子,儿子这是找楚星遥麻烦呢!
你不是求嫁吗!那我就娶了,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想到这,燕皇就想笑。自己这儿子,还真是年轻气盛,报仇不隔夜啊。
楚星遥闻言,心头噶咚一声,脸色为之一白。江砚的话虽然不够直白,可却已经暗示得很明白。
他就差没对自己说,你这老小子的打算孤知道了,利用完就想不认账,没门!
楚星遥心头发苦,他知道自己再敢反对,就真的完犊子了!
燕皇之前能睁只眼,闭只眼,现在自己儿子若是被欺辱,他会忍!?弄不死你呢!
这可是他燕皇的麒麟子啊,惹不得!
“陛下明察,微臣绝无对陛下不敬之意。还请陛下恕罪!”他连忙跪下,身体微抖的对燕皇道。
燕皇闻言,嘴角微勾,玩味的看向楚星遥道:
“既然爱卿说没有不敬之意,那婚事爱卿是认的吧,吾儿既想早日完婚,那朕就应允了他。”
看着楚星遥吃鳖难受的模样,燕皇莫名的心头一阵畅快。
“传朕令,即日起,内务府为八皇子建造府衙,加快进度,三月之内建成,吾儿江砚和楚嫣儿的婚事,就定在三月后的八月十五中秋,届时,吾儿入府娶亲一起办,双喜临门!”
楚星遥闻言,心头一哀叹,虽然很不甘,可也只能是闷闷应道:“微臣领旨!”
众臣看到楚星遥不甘颓废的模样,全都一脸的嘲讽和戏谑。他们就差在楚星遥耳边说几句风凉话了。
“老小子,你不是耍心机吗!这下玩脱了吧!看你怎么收场!”
一旁的江逸闻言,眼底是浓浓的妒嫉,他气得浑身发抖,自己觊觎的女人没弄到手。
现在却要让江砚捷足先登,想想他恨不得将江砚碎尸万段。
还没等众人从看好戏中回过神,江砚再次对燕皇出声道:
“谢父皇,儿臣还想求您一事,儿臣仰慕楚将军治军有方,战无不胜,儿臣想即日起,住进将军府,随楚将军学习行军打仗之能,一直学到儿臣的府邸建成之日!还希望父皇应允!”
楚星遥闻言,眼睛差点瞪出来,这小子故意的吧,刚刚搞了他一次,现在还想追到家里去,这是怕气不死他吗?!
就如今的八皇子的受宠程度,这要是请回去,只怕是请了个祖宗。打不得,骂不得,还得供着!
“陛下......臣......”楚星遥连忙想要拒绝,只不过,燕皇明显没有给楚星遥反悔的机会。
“楚爱卿不愧是朕的肱骨之臣!那就这么说定了!八皇子江砚即日起,住进镇威将军府,随楚星遥学习行军打仗!治军之术!”
燕皇话音刚落,楚星遥张大嘴巴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嚓,我还没同意呢,你就给我应下来了,你这老六!
楚星遥想骂娘,可对上燕皇那玩味的目光,他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特么的,好好的干嘛要惹上八皇子呢,这家伙看似废物,报起仇来,弄不死你,恶心也能恶心死你!
他如同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他此时在想着,如何回家去跟女儿交代。
想到女儿拿剑冷冷看着他的样子,楚星遥就后背发凉。
“凡儿,你可还有何求的,只要父皇能够为你办到的,一定帮你办到。”
燕皇看了眼角落呆呆站着的苏美人和九公主江星,声音带了几分愧疚道。
他哪会不知道江砚为什么要住进将军府,留在后宫中,即使有他的保护,但也绝对会有人铤而走险的对他这个儿子不利。
在江砚没有自己的府邸前,还不如住在将军府安全,只是,若出宫了,苏美人和江星日子怕就难了。
“儿臣多谢父皇恩典,儿臣放心不下的是母妃和妹妹,还请父皇看在夫妻、父女一场的份上,对她们多加照顾!”
江砚眼睛微红的看着燕皇,恭敬的磕了几个头。
有些话,他不能明说,但他知道自己这个便宜父皇也不傻。他留在宫里,只会让他一家三口陷入死局。
可若他出宫了,在没有将他弄死前,那些人还不敢对他母亲和妹妹怎样。
甚至将她们留着,还是对江砚的牵制。
因此,江砚一人离开才是明智的选择,至于带母亲和妹妹离宫,那是不可能的,宫规不允许,自己这便宜父皇也不允许!
“起来吧,放心......父皇会照顾好她们的!你自己......一切小心!”
燕皇从龙椅上下来,将江砚扶了起来,轻拍了拍他的肩,语气中多了几分无奈和关爱。
对上燕皇真挚的目光,江砚一阵恍惚。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自己这便宜父皇其实也并不是无情之人,只是,他的情感有些淡薄罢了。
毕竟,他是一国之君,诸事缠身。因此,他将亲情这块放弃了。
不过,江砚那首写虎之诗,勾起了他心里那微弱的舔犊之情。
江砚从他身上,看到了前世父亲的影子。
他父亲是一名村医,医术通天,但一直隐居在小山村,从小对江砚的教育,就是希望他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
江砚从小就喜欢搞科学研究,对父亲逼着学医,心里是抗拒的。
而且,他觉得自己的路一直被父亲安排着,很压抑,慢慢的就生了逆反心理。
大学本被逼着学医,他却报了机械物理工程学,大学四年之后,又跑去当了两年侦察兵。
最后回到村子,为了一些事,跟自己的父亲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
也不知道是出于报复心理,还是自暴自弃。
江砚硬是去做了个打工仔,一干就是十几年,干了无数的工厂。最后累得病死了。
临死前,他心里其实还是挺想小山村那个倔老头的。
最少,倔老头给了他所有的父爱,除了脾气坏点,其实算是个好父亲。
想到自己年轻气盛跟父亲作对,江砚心里就有些难受。
也不知道倔老头独自一人,过得怎么样了。
看到眼前的燕皇,他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谢谢父皇!儿臣会照顾好自己的!父皇也保重!”江砚点了点头,这话是对眼前的燕皇说的,也是对前世的父亲说的。
无法再回去给父亲尽孝,他心里充斥着遗憾。
可既然穿越了,那就在这个世界好好活着吧,也不枉父亲让他来这世上一遭。

小说《这个废物皇子不简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